首頁 | 國內作家 | 港臺海外 | 外國文學 | 青春校園 | 都市 | 韓流 | 影視 | 歷史軍事 | 古代文學 | 短篇 | 讀書評論 | 最新資訊 | 更新
網絡原創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靈異 | 仙俠修真 | 武俠 | 偵探推理 | 官場小說 | 鬼故事 | 盜墓小說 | 傳記紀實 | 作家列表
  位置:努努書坊->托爾金->《精靈寶鉆:魔戒起源》->正文

正 文 第七章 精靈寶鉆與諾多族的動亂

  在那段時期,精靈制造了最著名的一件作品傳世。正處於盛年的費諾,心中興起了新的念頭,或者說,一些事先已經預知的命運陰影,逐漸接近籠罩住他。他不斷思考,雙圣樹的光輝,這蒙福之地的榮耀,該如何永遠保存不滅。於是,他展開了一場漫長又辛苦的工作,殫精竭慮,運用他所有的力量、知識、與精微的技巧,終於創作出了“精靈寶鉆”。

  它們的模樣看起來像是三顆巨大的鉆石。但是,除非直到未了,直到在日頭被造之前消亡的費諾折返,靜候在亡靈的殿堂,不再見於親族之間;直到太陽成為過去,月亮永不升起之時,制成這三顆寶石的物質才會揭曉。雖然它們看起來像是透明的鉆石,但實際上卻比鉆石還要堅硬,因此,無法用暴力或阿爾達王國上的任何物質擊毀。不過,對其中所蘊藏的圣光而言,其晶瑩剔透的外殼就像伊露維塔之兒女的軀體一般,是其內在之火的住所,這火蘊藏在軀體之中,卻也布滿在軀體的每個部位,它乃是這軀體的生命。精靈寶鉆的這股內在之火,是費諾融合了維林諾雙圣樹的光輝所制成的,那光至今仍活在它們里面,然而雙圣樹早已枯萎,光芒早已消散了。因此,即便是在最深最黑暗的寶庫中,精靈寶鉆所放射出來的光芒,仍如瓦爾妲的星辰一般閃亮,何況,它們真的是活物,它們喜愛見到光,它們會吸收光,然後放射出比先前更燦爛千百倍的七彩光芒以為報。

  所有居住在阿門洲的生靈,看到費諾的作品時,無不充滿贊嘆與欣喜。瓦爾妲封這三顆寶石為圣物,從此之後,沒有任何肉身凡軀,或任何不潔凈的手,或任何邪惡的事物可以觸碰它們,否則必定燒成焦黑和枯萎。曼督斯并且預言,阿爾達的命運,包括大地、海洋與空氣,都與它們緊鎖在一起。費諾的心,也很快就跟他所創作的這些東西緊鎖在一起。

  米爾寇垂涎這些精靈寶鉆,只要一想到它們的光,那些光就像火一般不斷嚙噬著他的心。從那時候開始,他的欲火便愈燒愈熾,使他更迫切找尋毀了費諾,和破壞維拉與精靈友誼的辦法。不過他繼續用甜言蜜語和狡猾的詭計來掩飾自己的目的,因他那時所穿的仍是外貌姣好的形體,無人得以查知他腹中的惡毒。他費盡時日布局,剛開始時進展十分緩慢,不見效果;不過,他所撒下的謊言,到最後不會毫無收成,不久之後就會有人起來代他散布,那時他就可以高枕無憂了。米爾寇早就注意到有些耳朵會聽進他的話,有些舌頭會夸大他們所聽見的;他的謊言從朋友傳給朋友,仿佛知道這些秘密并加以傳述,正證明了傳述者的智慧。在未來的日子里,諾多族為他們側耳傾聽的愚行付上了十分悲慘的代價。

  當米爾寇看見有許多人傾向他,便經常到他們當中走動,他美麗的言詞會有人幫他拾綴編織,在如此微妙的運作中,許多聽見這些話的人,事後都相信那是他們自己原有的想法。米爾寇會從他們心中召喚出一幅幅美景,那片位在東方的廣大疆域,他們可按自己的意愿以自由和力量來統治。於是,流言蜚語如野火燎原般擴展,都說維拉把艾爾達帶到阿門洲來是因為他們嫉妒,害怕昆第的美麗與伊露維塔所賦予與他們的力量,在他們人數增多并遍滿全地時,將強到維拉無法統治他們的地步。

  另外,雖然維拉知道人類會在這段時期出現,精靈對此卻一無所知,因為曼威尚未告訴他們這件事。但是米爾寇偷偷告訴他們人類將到,要看維拉的沉默能被扭曲到何等邪惡的地步。關於人類,他自己幾乎一無所知;在大樂章進行時,他全神貫注於自己的想法上,對伊露維塔的第三個主題只隨便瞄了兩眼。可是在精靈間,傳言現在已經變成是曼威軟禁他們,好使人類來臨之後取代他們擁有中土大陸;因為在維拉看來,壽命短又脆弱的人類,比較容易統治,如此就能把伊露維塔賜給精靈的產業蒙騙到手。這些話里是有一小部分的事實,不過維拉向來無法輕易左右人類的意志;可是這些邪惡的話語,有許多的諾多精靈相信,或者半信半疑。

  因此,就在眾維拉警覺到之前,維林諾的平和已經遭到了茶毒。諾多精靈開始抱怨反對諸神,還有好些變得十分驕傲自大,忘了他們現在所擁有的知識與產業,不知有多少是維拉送給他們的。想要擁有自由與廣大疆域的欲望,前所未有地在費諾的心中熊熊燃起;米爾寇在暗中高興得哈哈大笑,他的謊言已經達到了預定的效果,他恨費諾勝過所有其他的人,他渴望精靈寶鉆超過一切。不過他還不愁煩如何得到它們。當有盛大的宴會舉行時,費諾會戴上它們,它們在他額上發出耀眼的光芒;其他時候,它們被深鎖在他位於提理安的金庫中,嚴密看守著。因為費諾對精靈寶鉆的喜愛已經轉變成一種貪婪的愛,除了他父親與七個兒子之外,他吝於將它們展示在他人眼前;他幾乎已經忘了,寶石中所蘊藏的光不是由他而來的。

  芬威的兩個大兒子,費諾和芬國昐,是大有威望的王子,受到全阿門洲的敬重;不過現在他們不但驕傲,還互相嫉妒對方的權利與產業。米爾寇眼見機不可失,又在艾爾達瑪四處散布新的謊言,這些流言蜚語很快傳到費諾的耳中,說芬國吩與他的兒子們密謀竄奪芬威及費諾身為長子的領導權,將在維拉的默許下取代他們的位置,因為維拉對精靈寶鉆收藏在提理安而不是聽命交給他們監管一事,感到非常不悅。但在芬國昐與費納芬這邊所聽到的卻是:“當心啊!迷瑞爾那驕傲的兒子從來就不喜歡茵迪絲的小孩。如今他握有大權,已經把他父親控制在手里了。要下了多久,他就會把你們掃地出門,踢出圖納!”

  當米爾寇看到這些謊言不斷郁積,驕傲與忿怒在諾多族中間被喚起,他便告訴他們,要為自己準備武器;自那時起,諾多族開始制造各種的刀槍劍戟。他們也制造了許多盾牌,上面展示著不同家族的徽號,彼此互相競爭;這些盾牌是他們唯一會帶著出門的,其他的武器都是暗藏在家里,不對外人吐露,雙方都以為只有自己接獲了警訊。費諾又開始秘密鍛造,連米爾寇都不知道這件事;他為自己和兒子打造了兇狠的長劍,以及裝飾著紅色羽毛的高頭盔。在往後的年日里,瑪哈坦深深懊悔當初他敦了諾丹妮爾的丈夫他從奧力那里所學來的一切冶金學問與技術。

  如此,米爾寇以謊言、惡語、以及騙人上當的勸告,在諾多族的內心里引燃了紛爭;他們的爭吵失和到最後終於結束了維林諾的盛世,及其古老的最後光榮。如今費諾公開說一些反叛維拉的話,大聲呼喊著他要離開維林諾回到外面那個世界去,而且,如果諾多族愿意跟隨他的話,他將解救他們脫離這種奴役的生活。

  提理安城起了空前未有的動蕩不安,芬威對此非常的憂愁,於是召喚所有的王子前來商議。芬國昐急忙趕來,他站在大廳上開口說:“父王,您難道不約束一下我們王兄庫路芬威的傲氣嗎?他被稱為烈焰的魂魄,此話當真不錯。然而他有什么權利代表我們所有的百姓發言,仿佛他就是王?當年乃是您在眾昆第面前發言,規勸他們接受維拉的召喚前來阿門洲;也是您帶領所有的諾多族穿過中土大陸迢遙千里的危險,來到艾爾達瑪的光中。如果至今您仍無悔於當初所言所行,您至少還有兩個兒子會敬重您當初的決定。”

  不過芬國昐話未說完,費諾已經一腳跨進了大廳,而且全副武裝——頭上戴著高高的頭盔,身側配著一把巨大的長劍。“哼,果然如我所料,我的異母兄弟一如往常,搶先一步來向我父親告狀。”說完他轉身面對芬國昐,拔出長劍對他大吼道:“給我滾出去,滾到適合你的地方去!”

  芬國昐向芬威鞠躬告辭,不發一言也不看費諾一眼便轉身離去。不過費諾緊跟不放,他在王的大廳門口將對方擋下來,提起那把閃閃發亮的長劍頂住芬國吩的胸口,說:“你的眼睛給我放亮一點,兄弟!這家伙可是比你的舌頭還利。下次你要再敢竄奪我的位置霸占我父親的愛,它說不定會幫諾多族除掉一個想要當眾奴隸主人的人。”

  芬威的宅邸就在明登俯視著的大廣場旁,有許多人聽見費諾所說的話。不過芬國昐仍然不發一語,他緊閉雙唇穿過圍觀的群眾,去找他的兄弟費納芬。

  如今,諾多族的騷動在維拉面前也瞞不住了,由於這動蕩的種子是在暗中撒下的,因此,當費諾第一次公開發言抵擋維拉時,維拉們就認定他是那位鼓吹不滿的煽動者,雖然整個諾多族都變得十分驕傲,他的自大與固執己見卻是赫赫有名的。曼威對此相當傷心,但他什么也沒說,仍舊繼續觀察。維拉將艾爾達帶到自己的土地上,完全不是出於強迫,他們可留可走,也許維拉們會認為離開是一件愚蠢的事,但他們絕不會出手加以干涉。可是如今費諾所做的事卻不能置之不理,維拉們有的驚愕有的生氣,因此他被召喚到沃瑪爾的城門口,在他們面前回答所有他說過的話與所做的事。另外,所有其他知道這件事或沾上邊的人,也都被召喚前去。在判決之環當中,費諾站在曼督斯面前,被下令回答所有問他的問題。到最後,真相逐漸大白,米爾寇的惡毒被揭穿了;托卡斯二話不說跳起來直接去抓他,要把他帶到眾人面前來受審。然而此事費諾難脫干系,他是破壞維林諾和平的人,并且對自己的親人拔劍相向。因此曼督斯對他說:“汝肆言奴役,倘若這是奴役,汝將永難逃脫其掌。因曼威乃是阿爾達之王,非單阿門洲而已。故汝之言行皆為非法,不論汝在阿門洲與否。如是之故,此乃命運之判決:汝既已出威嚇之言,當離開提理安城十二年;在這些時間內深加反省,記住汝之身分與本事。日期度滿之後,此事當歸於平靜,因錯誤已得到匡正;除非,還有他人追究你。”

  於是芬國昐說:“我不再追究我的兄弟。”但是費諾什么也沒說,一語不發地站在眾維拉面前。隨後他轉身離開了議會,并且動身離開維林諾。

  與他一同離開加入放逐行列的還有他的七個兒子,他們在維林諾北方的山丘上建造了堅固的住處與藏寶庫。在佛密諾斯的藏寶庫里,堆積著大批的寶石,還有武器,而精靈寶鉆被緊鎖在鐵造的密室里。諾多的君王芬威也搬來與他們同住,因為他深愛費諾,舍不得與他分離;在提理安的諾多族便由芬國昐來統治。如此一來,雖然費諾的言行帶來了這樣的結果,但米爾寇的謊言看來成了事實。米爾寇所播下的苦毒并末消失,日後仍存在費諾與芬國昐的眾子心中很長一段時日。

  米爾寇眼見事跡敗露,立刻走為上策,開始四處東躲西藏的日子;托卡斯的搜索於是都落了空。從此,維林諾的居民感覺到雙圣樹的光輝似乎變黯淡了,自那時起,所有聳立的物體,影子都加深變長了。

  據說,有很長一段時期,維林諾再沒見到米爾寇的影子,也沒聽到任何有關他的傳言,直到有一天,他突然出現在佛密諾斯,在費諾的家門口與他談話。他花言巧語地假裝很講朋友情義,催促費諾重新考慮脫離眾維拉的束縛;他說:“看吧,過去我所說的都是真的,你被判處流放真是太不公平了。倘若費諾的心仍是自由的,仍像當初他在提理安所說的那般勇敢,那么我將助他一臂之力,帶他離開這塊狹窄之地。我也是一位維拉,而且強過那些高傲坐在維利瑪城的維拉們。我向來一直都是諾多族的朋友,諾多族乃阿爾達所有居民中最有本事又最勇敢的一群。”

  此時費諾心中的怨恨尚未從曼督斯所給他的羞辱中恢復過來,他不發一語地看著米爾寇:心中沉思著是否還要信任他會幫助自己逃離此地。米爾寇眼見費諾開始動搖了,又知道他的心是被精靈寶鉆所轄制,於是開口給予最後一擊:“此處確實是個堅固的堡壘,防守也夠嚴密;可是只要是在維拉的土地上,你千萬別以為精靈寶鉆會有安全的一天!”

  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的詭詐竟會過了頭,他的話太深入了,竟喚醒了他意料之外的兇猛怒火。費諾瞪視著米爾寇,他雙眼中的怒火燒穿對方英挺的容貌,穿透對方隱藏的心思,看見了他迫切想要得到精靈寶鉆的貪欲。費諾對他的憎恨壓倒了恐懼,他咒詛米爾寇,命令他滾遠一點,他說:“你這個曼督斯的階下囚,給我滾離我的家門!”接著他便當著全宇宙中最強大可畏的神靈之面,甩上了自家大門。

  米爾寇滿面羞辱地離去,他知道目前他還自身難保,想要復仇的時機還沒到;不過他的心卻早已氣得發黑。芬威對此事感到恐懼萬分,急忙差人將消息送去沃瑪爾給曼威。

  當佛密諾斯的使者到達時,維拉們正坐在城門口商議,為不斷增長的幢幢黑影憂心。歐羅米和托卡斯聞訊立刻起身,不過就在他們展開行動的同時,艾爾達瑪的使者也到了,告知眾人米爾寇匆匆穿過卡拉克雅離去,圖納山上的精靈看見他忿怒得猶如充滿閃電的烏云。他們說他隨即轉向北方,澳闊隆迪的帖勒瑞精靈看見他的陰影掃過他們的港口,朝阿瑞曼去了。

  因此,米爾寇離開了維林諾,雙圣樹又繼續閃亮了一段時日,全地不見陰影,充滿了光明。不過維拉打探敵人的消息都落了空。遠方仿佛聳現一朵烏云,一陣陣陰冷的風徐徐吹起,阿門洲上所有居民的喜樂如今已被一股疑懼給破壞了,他們恐懼不知會有什么樣的邪惡將要臨頭。

上一頁 《精靈寶鉆:魔戒起源》 下一頁
line
  書坊首頁 努努書坊 版權所有
福彩江苏快三开奖 国际米兰足球俱乐部 微乐捉鸡麻将下载最 理财平台招财宝 一定牛江苏十一选五 旺能环境股票最新消息 八闽福建麻将经典版下载 广东快乐十分出号走 股票南洋股份 中国股票指数期货发展 捉鸡麻将赢钱技巧 一万块钱能一天200 惠盈财富配资 欧冠冠军联赛历届冠 微乐麻将辅助器ios免费版 股票指数投资策略包括 青海快3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