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書坊 > 《錦衣之下》->正文

錦衣之下 正文 第五十一章
作者: 藍色獅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

    “等等,你想送她走,這事壓根就沒問過翟姑娘吧?”今夏正色道,“翟姑娘愿不愿走你都未有把握。萬一,她醒了仍是要回養家去,怎么辦?”

    看向床上的翟蘭葉,楊岳怔怔的。

    “還有,你連她為何要投河自盡都沒弄明白,就這樣讓她走,萬一她到了姑蘇仍是要尋死怎么辦?”今夏又道。

    楊岳不安道:“不會吧……”

    “她的心思,誰又知曉呢。”今夏聽著外間的雨聲道,“還得過些時候天才會亮,你把她弄醒,有些事兒總得弄明白才能去做,否則我們也是白忙一場。”

    楊岳遲疑片刻,點了點頭,卻道:“你去喚她吧……我塊頭大,只怕會嚇著她。”

    今夏暗嘆口氣,遂行到床邊,輕碰翟蘭葉,喚了她好幾聲,豈料她總是不醒。今夏無法,拿大拇指用力在她人中掐下去,聽得她嚶嚀一聲,悠悠轉醒過來。

    “翟姑娘,你醒了……”

    生怕嚇著她,今夏語氣盡量輕柔地對她道。

    室內昏暗,翟蘭葉用了好一會兒才看清今夏,卻未認出她來,迷惑道:“姑娘是?”

    “我是六扇門的,翟姑娘你方才投河,被我們救了上來。”今夏將她扶起來,靠坐在床上,“翟姑娘,你可是受了什么委屈?”

    “我……你們何苦救我,就讓我這么去了不好么……”翟蘭葉低低嘆道。

    “好端端的,為何要尋死?姐姐你生得這般好的相貌,多少人羨慕還不來及呢,怎得還想不開呢?”

    “這相貌又有何用……”她的手緩緩撫上自己的臉,悵然若失,“我等了他三年,一直等著他來接我,可終究他還是看不上我……”

    他!莫非就是那位京城里的那位公子?

    敢情翟蘭葉不是被人欺負了,而是為情所傷。

    “還有人會瞧不上姐姐,這眼界也太高了吧……”今夏留意她的神情,不做痕跡地謹慎打聽道,“是誰?這般沒福氣?”

    翟蘭葉卻低垂下頭,只是一聲不吭。

    眼見套不出話來,今夏也不氣餒,仍舊勸道:“姐姐,我年紀比你小些,但在公門這些年看得事兒也不少。我勸你一句,不管是他看不上你,還是你看不上他,都是你們之間沒這個緣分。緣分這東西,咱們看不見,也摸不著,你說你就為了這么個東西投河自盡,也犯不上是不是?況且,這東西有時候也說不準,這時候不來,或許過幾個月、幾年,說不定它又來了,你這會兒著急著投河,是不是太冤枉了……”

    翟蘭葉止住她的話道:“你不必再勸,你要說的話我都知曉。我既已死過一次,自然要看得開些。你安心吧,我不會再做傻事了。”

    今夏放了心,在屏風后聽見的楊岳也安了心。

    “既是如此,那姐姐可是還要回養家去?”今夏問道。

    “我這樣的人,若不回去,還有其他可去的地方么。”翟蘭葉低低,手絞著衣裳,“你們一定看不起我,是不是?覺得我這樣的人,與青樓女子原是一樣的。”

    “沒有沒有沒有……我從來沒這么想過。”今夏連忙道,“我和大楊都沒這么想過,真的。”

    “大楊?”

    “你投河,是大楊把你救上來的。”今夏朝外間喚道,“大楊,你進來吧……”

    楊岳捧著燈,轉過屏風,緩步進來。翟蘭葉認出他來:“你,你是那日替陸大人送香料來的人?”

    “其實他也是六扇門的捕快,只是陸大人看我們職位低微,常使喚我們跑腿打雜而已。”今夏故作輕描淡寫地替陸繹撇清,然后看著她復認真道,“是大楊把你救了上來,他一直很擔心你。”

    “多謝你,蘭葉無以為報。”翟蘭葉望著楊岳。

    被她這么一看,楊岳緊張地手腳都不知道該往哪里擱,臉都漲紅了:“不、不是……翟姑娘,我不是為了要你報答。我、我、我絕對沒有非分之想,你千萬別誤會……我只是擔心你被人欺負……”

    今夏替他道:“他不放心你,生怕有人欺負你,生怕你還會尋死。所以救了你之后,就和我商量,想把你偷偷地送走,離開這里,離開你的養家,到別處重新過活。”

    “真的可以么?”

    翟蘭葉絞著心口處的衣裳,語氣中隱隱透出期待。

    今夏遲疑著試探問道:“姐姐,你當真不想回去?”

    翟蘭葉搖搖頭:“若是能選,誰會想過我這種讓人待價而沽的日子。況且,在翟家一日,又怎離得了他……”

    聽了這話,眉頭深皺的楊岳望向今夏,今夏已知其意,暗吸口氣,心知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

    “姐姐,你先歇會兒,我與他仔細商量一下此事。”

    今夏繞出屏風,煩躁地在室內來回踱步,在揚州本地要想藏得住人,自然最好是找上官曦幫忙,但眼下他們剛劫了沙修竹,加上與修河款一案有牽連,不能再給人家添事。可翟蘭葉這事憑她和大楊根本壓不住,須得找個壓得住場的人……

    頭兒,不行!他不光會把翟蘭葉送回家,回來還得打斷楊岳的腿。

    劉相左,也不行!那家伙是個怕惹事的,根本不用想。

    陸繹……

    今夏深吸口氣,回想著陸繹和自己說過的話“翟姑娘的事情你不要再理會,那不是你能插手的事情”,顯然他知道翟蘭葉背后的人,并且他不愿插手此事。

    見她停下腳步立在當地,楊岳滿懷期待道:“怎么,你想到法子了?”

    “你在這里等著我!”

    今夏朝他道,拉開門就閃身出去。

    *********************************************************

    一道閃電裂開,緊接著是一連串的炸雷。

    雨聲下得愈發緊。

    陸繹睡得并不安穩,翻了個身后,夾雜在雨聲中的某種聲音讓他敏銳地睜開雙目,無聲無息地翻身而起,進入戒備狀態……

    門栓正被一點一點的被挑開,技藝竟然不錯,幾乎未發出任何聲響。

    盡數挑開門栓后,門被推開一條小縫,一個身影挾帶著蒙蒙水汽,飛快閃身進來。

    幾乎在同時,早已等候的陸繹迅速且猛力將來人壓制在墻上,一柄雪亮的短匕首架上她的脖頸……

    四目相對,距離如此之近,彼此都有些怔住。

    “你……”

    “噓……大人,您小聲點,我有事想找您商量。”

    今夏本來想打手勢,但礙于匕首,動彈不得。

    陸繹收起匕首,退開一步,狐疑地盯著她:“想找我商量事情,用得著鬼鬼祟祟溜進來么?”

    “我也是沒法子了……”今夏話才說一半,愣愣地看著陸繹將手覆上自己的額頭。

    他的手是暖的。

    “還好,燒已經退了。”他收回手,緊接著又瞪了她一眼,“若是早用我的藥,根本就不會發燒。”

    那藥肯定不是一般的貴!今夏心中暗忖。

    “大人,不能點燈。”眼看陸繹去拿火石,今夏連忙阻攔。

    “……”陸繹默默放下火石,無奈地調侃道,“你是要商量做賊,還是挖煤?”

    心里著實忐忑得很,今夏猶豫了片刻,才不安地朝他道:“大人,翟姑娘夜里投河,被大楊救了回來,現在……在我屋里。”

    陸繹靜默了片刻,再開口時語氣已經沒有方才的輕松:“我記得我告訴過你,翟姑娘的事情不是你能管的。”

    “卑職記得,可……總覺得若是把她送回去,她遲早還會再尋死,到時候就未必還有人能把她救回來。”

    陸繹冷哼一聲:“是楊岳舍不得送她回去吧?”

    “大楊可不是被美色所惑的人……”今夏忙解釋道,“他就是覺得翟姑娘特別可憐。”

    “可憐的人多了,讓他往城郊西邊去,剛被東洋人屠過的村子,可憐人要多少有多少。”陸繹冷道。

    “話是這么說,可總不能把翟姑娘再往火里推,是不是?”

    “她在火里面呆了這么些年也好端端,這會兒要你來操什么心。”

    今夏默然垂下頭,她意識到自己想說服陸繹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身為錦衣衛,又是6炳之子,他的心腸早就堅硬如鐵,怎么可能給她說動。

    “翟姑娘背后之人,是京城里頭的大人物,是不是?”她輕聲問。

    陸繹不答,只道:“你最好讓楊岳對她死了這份心,她不是他能碰的人。”

    “大楊對她沒有非分之想,他沒那么多銀子,也知道頭兒不會同意他娶個揚州瘦馬。”今夏對楊岳很是了解,嘆息般道,“他只是想要她好好的,這樣他才安心。”

    “各人有各人的命。”陸繹硬梆梆地簡短道。

    今夏頹然道:“卑職知道了,我會勸他把人送回去的。”楊岳平日是個老實人,可當真倔強起來,九頭牛也拖不動,她實在不知道該如何勸他。

    外間又是一道電光閃過,陸繹清清楚楚地看見她面上的憂愁之色,不由自主地心中一軟,心中還未作計較,話便已出口:“等等!……你來尋我,心中原是如何打算的?”

    聽他話語,似乎還有轉機,今夏忙道:“我是這么想的,翟姑娘原就和周顯已一案有牽扯,咱們可以說她身上有疑點,由大人您出面把她扣住,不把她送回去,拖上一拖,看看她養家有什么動靜,若是沒動靜,再想法子……”

    “這可是得罪人的活兒,你怎得不找劉大人?”

    “劉大人那點耗子膽,知道翟姑娘養家是揚州知府小舅子,他肯定顛顛地就把人送回去了,哪里敢扣人。”今夏也知道這事其實是在為難陸繹,“況且,翟姑娘身后還有更大來頭的人物,大人您……”

    “把人扣住能扣得住幾日,終還不是得送回去么。”

    陸繹皺了皺眉頭,默然不語。今夏在旁估摸他是在想法子,也不敢吭聲,靜靜地聽著雨聲,只覺得點點寒意從外間沁進來。

    足足過了好半晌,陸繹才開口吩咐道:“讓楊岳去找上官曦,說是我的吩咐,讓她把翟姑娘秘密送到姑蘇去,記著一定要掩人耳目。”

    “這事我也想過,但是又怕拖累上官姐姐,畢竟烏安幫也被牽扯在此案中。”今夏道。

    “不妨事,有我在,便是找他們麻煩也是走個場子而已。”

    今夏心下稍安,感激地望向陸繹:“多謝大人……我、我雖然沒什么能耐,但您日后有事盡管吩咐,我絕不推辭!”

    陸繹看了她一眼,淡淡道:“去吧,讓楊岳去聯系,你守著翟蘭葉等人來接,別再出岔子。”

    “卑職明白。”今夏點頭,退了出來。

    掩上門,陸繹捏了捏眉心,嘆了口氣。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

 分類專題小說
  •   ● 影視文學作品
  •   ● 盜墓小說大全
  •   ● 鬼故事大全
  •   ● 經典官場小說
  •   ● 職場專題小說
  •   ● 歷屆諾貝爾文學獎作者作品
  •   ● 經典游戲小說合集
  •   ● 商戰小說合集
  •   ● 吸血鬼經典小說
  •   ● 傳記紀實作品
  •   ● 偵探推理小說
  •   ● 仙俠修真小說
  •   ● 歷史·軍事小說
  •   ● 韓流文學-韓國青春文學
  •  系列作品小說
  •   ● 龍族系列小說在線閱讀(合集)
  •   ● 十宗罪全集在線閱讀
  •   ● 泡沫之夏小說在線閱讀合集
  •   ● 后宮如懿傳小說在線閱讀
  •   ● 后宮甄嬛傳小說在線閱讀(合集)
  •   ● 陸小鳳與花滿樓(陸小鳳傳奇系列)
  •   ● 小時代全集在線閱讀
  •   ● 007詹姆斯·邦德系列
  •   ● 暮光之城吸血鬼系列小說
  •   ● 魔獸世界官方小說
  •  熱門作家作品集
  •   ● 匪我思存作品集
  •   ● 桐華作品集
  •   ● 天下霸唱(張牧野)作品集
  •   ● 莫言作品集
  •   ● 辛夷塢作品集
  •   ● 嚴歌苓作品集
  •   ● 郭敬明作品集
  •   ● 九夜茴作品集
  •   ● 明曉溪作品集
  •   ● 唐七公子作品集
  • 福彩江苏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