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書坊 > 《瑯琊榜之風起長林》->正文

瑯琊榜之風起長林 下部 第十七章 孰是孰非
作者: 海宴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

    金陵的初冬之季,白露已經凝霜,潮冷的陰雨中開始夾雜雪珠,護城河水也起了薄薄的浮冰。

    按照荀太后的指令,養居殿內在立冬后便燒起了地龍。可能是添加的炭火太過旺盛,伏在書案上發呆的蕭元時額帶細汗,一臉煩躁,侍女們過來搭披的外氅被他屢次推開。

    兩名內監一前一后,各自躬腰捧了一沓奏本進入內殿,小心翼翼地擺放到桌案上。

    蕭元時伸手拿過一本翻了翻,丟開,再拿一本,看兩眼又丟開,最后突然發起小脾氣,揮動袍袖將整桌的奏本全數掃落在地面上。

    準時趕在未初前過來護駕上朝的荀飛盞剛好邁步進殿,見狀不由一怔,正要上前詢問,后殿垂簾被侍女拂開,荀太后扶著荀安如走了出來,微笑著勸道:“哀家知道皇兒理政辛苦,但既為天下之主,多少也得為了子民們忍耐些才是。”

    蕭元時盯著散落一地的奏本節略,抿了抿嘴角,“平……呃……懷化將軍是什么樣的人朕很清楚。他既然如此行事,想來有他自己的理由。這人都還沒有回京辯解,內閣就呈送了這么多彈劾的奏本,朕一點兒都不想看。”

    荀太后冷哼了一聲,“蕭平旌抗旨不接,踩的是皇兒的臉面,喪期興兵,冒犯的更是先帝在天之靈。此等罪行人神共憤,還有什么可辯解的?”

    宣詔使出京卻未能宣詔這樣的事情,對皇室威權的損害不言而喻,更何況蕭平旌一向是小皇帝最喜愛的堂兄,事情出在他的身上,更是讓這位年幼的為君者在惱怒之外,又額外添加了幾分傷心和難過。

    荀太后見皇兒面色蒼白低頭不語,心下反而有些快意,忍不住又補了一句:“懷化將軍行事狂悖就不用說了,長林上下人等只遵帥令不遵君命,也必須嚴加整飭,以儆效尤才是。”

    “不管怎么說,北境打的也是一個大勝仗吧?”蕭元時雖然心有怨言,但被她逼得過緊反倒有些賭氣,“朕不明白,為什么這么多奏本,就沒有一個給懷化將軍求情的呢?”

    荀太后沉下了臉,正要再說什么,下方的荀飛盞突然抱拳插言道:“陛下所言甚是。京城到邊關路途遙遙,說抗旨只是一面之詞,難說這其中沒有誤會。在懷化將軍回京自辯之前,長林老王爺身為輔政重臣都未發一語,朝堂間卻物議洶洶如同已經定罪一般,臣也覺得有些不妥。”

    “你這話什么意思?”荀太后惱怒地轉身面向他,“連蕭平旌抗旨逆君都不算是有罪,難道還要等著他謀反不成?”

    “請娘娘恕罪,”荀飛盞應聲跪下,眉間卻未有懼色,“微臣的意思是,不論是非如何,至少臣是打算替懷化將軍求情的,不知陛下為什么沒有看到臣的這份奏本?”

    “荀卿也有上奏嗎?”蕭元時驚訝地在剛被內監們收撿上來的文本中找了一陣,沒有找到,想了想也就明白過來,眸色不由一沉,轉頭向母后看去。

    荀太后被他看得臉上一陣青一陣白,最后也只能朝向侄兒發怒,“荀飛盞!你不要忘了自己的宗族姓氏!你到底是陛下的臣屬,還是他長林王府的走狗?你叔叔從小養著你,難道竟是養了一條白眼狼不成?”

    這句話罵得如此難聽,連小皇帝都吃驚地站起身來,荀安如更是嚇得全身發僵。

    “朕今天身體有恙,不去上朝了,荀卿先退下吧。”蕭元時不可能為臣下反駁母親,為緩和事態,只好先將荀飛盞遣開。荀太后一時惱怒喝罵之后,多少也覺得自己的話有些重了,轉頭沒有再說什么,以目示意荀安如跟出去勸解。

    離開養居殿的荀飛盞胸中怒意翻滾,步子邁得甚是迅疾,荀安如在后提裙奔行也追不上,只好怯怯地呼喊了兩聲:“大哥!大哥!”

    這個堂妹自幼溫順柔善,荀飛盞對她向來疼愛,雖然此刻不想說話,但聞聲后還是停下腳步,等著她趕了上來。

    “太后娘娘只是脾氣不好,其實不是那個意思……大哥切莫放在心上……”

    君臣有別,太后又是姑母長輩,荀飛盞不可能真的記恨,最盛的一股怒氣過去之后,感覺更多的反而是無奈與沮喪,“太后娘娘已經困于心魔無法自拔,遲早有一天……有一天她會后悔的……”

    “娘娘確實有些急躁,但就事論事,陛下雖然年少,可這圣旨畢竟還是圣旨啊。叔父也說了,若是這次可以放過,怕的是將來群臣效仿,皇家威嚴蕩然無存。”荀安如雙眉凝蹙,顯然是真心覺得迷茫,“據安兒在宮中所知,自北境驛報傳來后,許多朝臣驚駭激憤,也并不全都是假的。”

    “可走到這一步又是誰逼的呢?這件事錯就錯在根源上,從一開始這道旨意就不該出京。”荀飛盞惱怒地反駁了一句,心頭突然一動,伸手拉著荀安如轉到僻靜處,壓低聲音問道:“你告訴我,叔父回京之后,和太后娘娘究竟召見過哪些人?”

    自北境寧關戰報傳來之后,長林王蕭庭生就已告病閉府,少見外人。即使荀白水回京掀起了滔天大浪,他也是淡然處之如同未聞,完全當作沒有這回事一般。外間對他此舉傳言紛紛,大多猜測老王爺是想盡力避免提前沖突,荀飛盞的心里原本也是這樣想的,所以一直沒有上門打擾。可堂妹今天悄悄說的話令他感覺十分不安,出宮后便換了衣裳,匆匆奔往長林王府。

    蕭庭生往日待客,與公事相關的都在前院茶廳,另有私交的則邀入書房。荀飛盞路途熟悉,進了二門之后便自然而然地轉向書院方向,不料卻被出來相迎的元叔攔住,徑直帶向了寢院。

    邁步進門,迎面便是撲鼻的藥香,蒙淺雪正好陪著黎老堂主走出來。她其實只比荀白水晚幾天回京,但因為在府未出,荀飛盞完全不知道這個消息,乍一見面整個人都呆住了,幾乎以為是在夢里,連對面兩人的招呼問候都忘了回應。

    幸好黎騫之滿腦子想的是如何調改藥方,而蒙淺雪又急著跟他出去詢問父王的病情,兩個人都沒有注意到荀飛盞的失禮,唯有前方引領的元叔停了下來,輕咳一聲以示提醒。

    荀飛盞臉上一紅,急忙快步轉過屏風奔入內間,只見蕭庭生擁裘坐靠在窗下長榻上,面色平靜,看上去精神倒還不錯,他心里方才小小松了口氣,上前行禮請安。

    “這個時辰陛下應該還未散朝,大統領怎么過來了?”

    在養居殿里與太后的沖突不好外言,荀飛盞唯有含含糊糊解釋了兩句,好在蕭庭生也不多問,抬手指了指榻前軟凳,示意他坐下說話。

    “老王爺養病這些日子,京城已經人心大亂。太后頻頻召見外臣,內閣更是推波助瀾。那些固執迂腐的人就不說了,即便是真心想要替平旌辯解一二的,面對這抗旨逆君的罪名,沒有老王爺您出頭,他們又豈敢輕易開口?老王爺,火已經燒起來了,您總得有所行動吧?”

    蕭庭生緊了緊領口的軟裘,淡淡問道:“那你想要我如何行動呢?”

    荀飛盞一向心思單純,不似荀家人倒似蒙家人,心中郁憤過來抱怨,其實并沒有通盤細細想過,被老王爺這樣一問,頓時有些怔住,“至少……至少也該……”

    “太后召見了一批朝臣,然后本王也召見一批,從此分成兩派,在朝堂上互相爭斗嗎?”

    荀飛盞不知所措地眨了眨眼睛,“我……我也不是這個意思……”

    “一旦本王這么做了,就等于是把一部分朝臣卷到了長林旗下。要知道在朝為官,政見不同想法不同都不可怕,可怕的是眼前有兩個不同的陣營,你不得不從中選一個走進去。”蕭庭生眸色深深,語調中微帶哀涼之意,“武靖爺當年,最恨的就是黨爭。一旦被卷入其中,無論你是貪圖富貴,還是胸懷理想,最終都會不由自主地被兩個字束縛住,那就是‘立場’。本王已是這把年紀,沒有多少日子就要去見父皇與先輩了,難道在臨死之前,還要因為自己的兒子,一手拉起一個長林黨嗎?”

    荀飛盞呆了片刻,眼角有些微紅,“可眼下這樣的局面,并不是老王爺您造成的。替平旌爭取他人的支持,也不是有心想要做什么啊!”

    蕭庭生伸手,輕輕在他的肩上拍了拍,“對峙之局若起,怎么可能不裹挾他人?不管身在其中的初衷為何,兩方對立走到最后,立場必會先于是非。在這世上,有多少人能做到心無雜念,始終不隨波逐流呢?飛盞,你是天子近臣,是陛下身邊最可依靠之人。本王把這些想法告訴你,是希望你能有自己的判斷。你的心若穩住了,對于陛下來說,絕對沒有壞處。”

    長林王內心深處的這些想法京城里了解的人也許不多,但他以靜制動的效果卻隨著時日流逝漸漸顯露了出來。荀白水剛剛回京的時候,朝堂上可謂是一片嘩然。真心激憤也好,隨同大勢也罷,總之彈劾的奏本確實有如雪片一般。可是長林王府毫無回應,懷化將軍還在進京自辯的路上,鬧得再急又有什么用呢?請求嚴懲的奏本遞上去又沒有駁還,難道還能重復再遞?朝會上義憤填膺的指責一次也就夠了,難不成還要每日一罵?過猶不及的道理人人都明白,一時的喧囂也難以長久,等到蕭平旌十一月初真正進京的時候,金陵城其實已經沒有最初那般嘈雜了。

    因是戴罪之身不能無詔進宮,蕭平旌前往兵部報備還印之后反倒可以直接回府。蕭庭生接到前哨消息提前服了藥,修整須發,更換正裝,打理起自己全副精神,端坐于主院正廳之上,等待著小兒子的歸來。

    “孩兒平旌,參見父王。”

    看著那顆黑發的頭顱觸點于地,聽著青石地面上輕微的脆響,蕭庭生的胸中不禁涌起了一股熱潮,定了許久的神方才抬了抬手,溫言道:“起來吧。”

    蕭平旌又叩首一次,這才徐徐起身,眼圈微紅,眸中淚光點點。

    “寧關大捷,將二十萬皇屬軍主力斬落馬下,這是為父和你兄長一直未能做到的事情。父兄以你為傲,若是先帝還在,也當以你為傲。”

    壓力再重,風霜再冷,這個二十三歲的年輕人都可以咬牙忍耐。但一句輕柔而慈和的話語卻能在剎那間擊碎他所有的硬殼,讓滾燙的淚水奪眶而出,讓他如小時候一般撲跪在父王的膝下,盡情索求他應得的溫暖和保護。

    沒有了兄長,他還有父親。他還有父親。

    蕭庭生抬手輕輕撫拍小兒子的肩頭,“為父知道,你不但身體勞累,心里更累。好啦,已經回家了……”

    對于正處于高度敏感期的金陵城來說,懷化將軍抵達的消息可謂各方關注。跟隨蕭平旌回到京城的第一晚,蕭元啟就在自己的書房內接待了一位意料之中的訪客。

    “我才剛剛喘過一口氣,首輔大人也太心急了。”

    荀白水完全不在意他的嘲諷語調,皺眉追問:“你快說,蕭平旌到底在北境給自己安排了什么后路?長林各營有何異動?”

    蕭元啟打開燈罩親自剪了剪燭頭,神色有些復雜,“沒有。”

    “沒、沒有?”

    “蕭平旌這一個月,忙的都是寧關大捷后北境的軍務,并沒有針對京城做任何的安排。”

    荀白水神色狐疑地瞇起了眼睛,“你確定?會不會是他已經對你起疑,刻意隱瞞?”

    蕭元啟合上燈罩,回過身向他攤了攤手,“無論你信與不信,至少在這件事情上,這位長林二公子……實在稱得上是敢做敢當。”

    萊陽小侯爺的這句評語次日經荀白水之口傳入咸安宮后,引發了荀太后難以遏制的怒氣,令她掀開座前的小小桌案,一連砸碎了數個茶杯。

    “說什么敢做敢當,這分明就是跋扈囂張!就算是長林世子活著,恐怕也不敢在這樣的罪名面前,絲毫不露惶恐之色吧?他是不是真的以為,只要有長林王府庇護,咱們就奈何他不得?”

    荀白水的表情卻沒有她這般憤怒,反而半垂著頭默默思忖著什么。

    “你說話啊!蕭平旌進京只帶了一百親衛,王府建制也不過兩千府兵而已,你還在顧忌什么?難不成還真由得他在府里歇息幾天,高興了再挑個黃道吉日上朝受審嗎?陛下的顏面還要不要了?”

    荀白水緩緩吐了口氣,抬手輕壓以示安撫,“娘娘又不是不知道,這位二公子的性情和他的兄長大不相同,豈能一概而論?再說那畢竟是將門帥府,輔政的老王爺,若想硬碰,可就絕不是數數人頭這么簡單的事了。不過娘娘您有一點是對的,向蕭平旌問罪這件事情,朝野上下還有許多人正在觀望。至少在這氣勢上,不能由著老王爺按現在的節奏來。”

    “兄長的意思是……”

    “蕭平旌是戴罪之身,怎可容他安居王府?”

    荀太后等的就是他這句話,聞言立時轉過頭去,吩咐道:“素瑩,宣召禁衛營的唐副統領和吳副統領進見。”

    大梁禁衛兵制,大統領之下共有四位副統領,職四品,分營輪值。唐潼和吳閔汀都是京城世家出身,與朝閣間有著千絲萬縷的利益捆綁。由于荀飛盞的脾性有些執拗,信任歸信任,使喚起來到底不夠舒心,所以荀太后經常越過他,直接指派這兩名副統領辦差。大梁重孝道,太后娘娘的尊崇不言而喻,既然皇帝陛下已經默許,兩人也樂得有這樣露臉得賞的機會,聽從吩咐盡心盡力,并將其視為皇室的榮寵與倚重。

    可惜世間并沒有永遠順風順水的事情,天上的蜜瓜掉得多了,偶爾也會掉下來一柄刀子。從咸安宮中領旨退出后,兩個副統領面面相覷,心中暗自叫苦,等回了禁衛營一看,大統領正站在廳口冷冷地瞧著他們,更是覺得天都灰了下來,只能硬著頭皮上前解釋。

    “大統領,并非末將大膽,敢越權跳開您……這宮中傳召,當面下旨,我們除了聽命行事以外,也沒有別的辦法啊。”

    荀飛盞嘲諷地道:“懷化將軍在邊境與大渝人廝殺,禁衛營能有幸去捉拿他,倒也算是有臉面。”

    唐潼臉上有些掛不住,勉強笑了一下,“大統領何必這樣說呢……這趟差事,也不是我們兩個求來的……”

    “禁衛營四位副統領,詔令專指兩位,可見太后娘娘的信任和恩寵,真是恭喜你們了。”

    荀飛盞丟下這樣一句話轉身離開,兩人也不可能再追上去辯解,在原地呆呆站了半晌,最后還是只能打起精神,點出五百精兵,準備把這棘手的差使先辦了再說。

    長林王府畢竟不是一般的府邸,除了懿旨調動兩位禁軍副統領外,荀白水還以內閣欽令,命巡防營外圍協助,加起來總共也有近千人馬,黑壓壓一眼望不到頭,列出半扇式隊形圍在王府門前,看上去可謂聲勢十足。

    七珠親王所節制的兩千府兵日常居于南城營,聽從調派,并不是養在府內的。長林府緊閉的朱紅大門之前,其時只有十來名親衛肅立。面對潮水般包抄圍攏的精銳兵士,這些親衛們未見慌張,除了一人快速開關大門閃身入內外,其他人立即并肩站成一排,與重重禁軍對峙。

    唐潼扶劍走到階前,深吸一口氣,揚聲道:“奉太后娘娘懿旨及內閣鈞令,懷化將軍蕭平旌回京戴罪,應另行拘押候審。此乃公務,還請向府內通報吧。”

    一眾長林親衛的面上皆浮起怒意,不應不答,毫無動作。

    唐潼眉間微起火星,耐著性子等了片刻,正要上前再說一遍,朱紅大門突然開了半扇,蒙淺雪面沉似水,獨自一人提劍而出,門扉隨即又在她身后關上。

    一眾長林親衛齊齊躬身向她行禮。

    對于圍在府門前的如云重兵,蒙淺雪只是淡淡瞥了一眼,轉頭斥責自家親衛,“不知道老王爺病著嗎?這群亂哄哄的人,干什么來的?”

    唐潼就站在只低她三級石階外的地方,聞言忙道:“請世子妃見諒,末將等是奉了宮中與內閣的詔令,前來……”

    “什么詔令?是要下發給我的嗎?”

    “呃……當、當然不是給世子妃的。”

    “既然不是給我的,那我不想聽,你不用繼續說了。”

    唐潼的嘴角不由抽動了兩下,轉頭向身旁的吳閔汀使了個眼色。

    共領懿旨辦差,吳閔汀當然不能袖手,忙在臉上堆出笑容,溫言道:“世子妃無須接令,只煩請向府內通報一下就是,老王爺……或者懷化將軍都行……”

    “老王爺臥病,懷化將軍在榻前侍疾,這是身為人子應有的孝道,不容驚擾。”蒙淺雪毫不客氣地打斷了他的話,轉向左右,“長林府上下聽令,誰也不許進去胡亂通報。”

    眾親衛齊聲應和,雖只有十來個人,卻有聲震云霄的氣勢。

    吳閔汀的嘴角也跟著抽動了兩下,無奈地轉頭看向唐潼,暗暗攤了攤手。

    “世子妃既不肯聽宣詔令,又不容人通報,這未免有些太不講道理了吧?”

    “原來在這金陵城中,居然還能講理。論理,不是給我的詔令,我一個字都用不著聽。這王府上下所有人等,我更是自打進門兒那天起就有權管束。怎么,老王爺愿意讓我管,你一個外人還能有異議不成?”

    一番話堵得唐潼臉色發白,一咬牙,提高了音量,“末將百般退讓,世子妃卻是欺人太甚,如果再這樣胡攪蠻纏,那就別怪末將不客氣了!”

    “喲,說得還挺嚇人的,你想怎么不客氣,盡管當面來。”蒙淺雪長劍出鞘,一臉傲氣如霜,“我先把話放在這兒,長林府如果有一個人出手相幫,那就算我欺負你。”

    唐潼被她激得忍耐不住,前沖了兩步后發現同伴并沒有跟上,只好怒氣沖沖地又轉身回來,豎目狠狠瞪向吳閔汀,“你干什么,難不成就在旁邊看著?”

    吳閔汀的臉色甚是僵硬,壓著嗓子小聲道:“你知道我是蒙氏門下出身,實在拉不下這個臉……再說,你官位也比我高半級呢……”

    唐潼直氣得眼前發黑,怔了半晌,視線又轉向周邊尋找,“孫統領!孫統領呢?”

    一直躲在后排的孫統領硬著頭皮現身,僵硬地笑道:“說好了我們巡防營只是外圍相助,”他伸直了手臂盡量指向更遠的地方,“外、外圍……”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

 分類專題小說
  •   ● 影視文學作品
  •   ● 盜墓小說大全
  •   ● 鬼故事大全
  •   ● 經典官場小說
  •   ● 職場專題小說
  •   ● 歷屆諾貝爾文學獎作者作品
  •   ● 經典游戲小說合集
  •   ● 商戰小說合集
  •   ● 吸血鬼經典小說
  •   ● 傳記紀實作品
  •   ● 偵探推理小說
  •   ● 仙俠修真小說
  •   ● 歷史·軍事小說
  •   ● 韓流文學-韓國青春文學
  •  系列作品小說
  •   ● 龍族系列小說在線閱讀(合集)
  •   ● 十宗罪全集在線閱讀
  •   ● 泡沫之夏小說在線閱讀合集
  •   ● 后宮如懿傳小說在線閱讀
  •   ● 后宮甄嬛傳小說在線閱讀(合集)
  •   ● 陸小鳳與花滿樓(陸小鳳傳奇系列)
  •   ● 小時代全集在線閱讀
  •   ● 007詹姆斯·邦德系列
  •   ● 暮光之城吸血鬼系列小說
  •   ● 魔獸世界官方小說
  •  熱門作家作品集
  •   ● 匪我思存作品集
  •   ● 桐華作品集
  •   ● 天下霸唱(張牧野)作品集
  •   ● 莫言作品集
  •   ● 辛夷塢作品集
  •   ● 嚴歌苓作品集
  •   ● 郭敬明作品集
  •   ● 九夜茴作品集
  •   ● 明曉溪作品集
  •   ● 唐七公子作品集
  • 福彩江苏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