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書坊 > 《瑯琊榜之風起長林》->正文

瑯琊榜之風起長林 上部 第十八章 天下第一
作者: 海宴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

    長林世子妃蒙淺雪生于武門,打小就是個疏朗大氣的性子,再大的煩惱艱辛也不會時時刻刻縈在心上。但饒是如此,晚間聽蕭平章低聲說了他們這幾年求而不得的真相后,她還是不免呆坐了許久,撲進夫君懷里哭泣起來。

    蕭平章先由著她哭了一陣,這才柔聲勸慰,“雖說耽誤了幾年時光,但咱們成親早,現在年歲也不大,等林姑娘把你調理好了,想生幾個生幾個。讓那些下黑手的人看看,我們小雪不是那么容易就被人害了的。”

    蒙淺雪咬著嘴唇,又傷心又困惑,“可我不明白,為什么會有人要害我?是我平時哪里不好,得罪了誰嗎?”

    “有些惡人的所思所想,他們自己說出來之前,正常人哪里猜得透?”蕭平章拿枕邊軟巾輕輕抹去她臉上的淚水,“并不是說只要有人想害咱們,就表明咱們曾做錯過什么。叔祖父以前不也常說,世間固然有陰邪不公,令人煎熬苦痛,但立身方正之人心底的安寧,又豈是宵小之輩所能體會的?”

    蒙淺雪哭過一場,漸漸平靜了些,半直起身,深吸一口氣,道:“你說的對,我是蒙家女兒,當聽叔祖父的教誨。”

    有夫君這般溫言安慰,蒙淺雪自己又一向是個樂觀的人,難過兩日后便振作了起來,來到扶風堂開始診療時反而寬慰林奚,“妹妹為我這么費心,我自然也該盡我所能。即便最終仍是不得如愿,我也絕不會每天哀哀怨怨地過日子,讓背后那些不知道是誰的小人們看笑話。”

    林奚診治過多少病人,竟是少見這么豁達的,感佩之余更加上心,每兩天行針一次,日服的丸藥過五天便要調改方子,全部心神都投入到這個病例之中,曾經那般糾結于心頭的舊日婚約,不知不覺間竟被她忘得干干凈凈。

    轉眼之間,新春正月已過一旬,被年前兩場大雪封斷的衛嶺官道重新打通,自東而來的驛寄在延誤了快半個月之后,陸續飛馳入京。

    這一日林奚到府中給蒙淺雪行過針,蕭平旌習慣性地送她回扶風堂,返程剛離開朱雀大道不遠,突然聽到旁邊街巷有些喧吵,便繞了過去觀看。

    這條街巷并不太寬,前方人頭涌動,把街面擠得水泄不通,一眼望去并不知在圍觀些什么,內層還傳來官兵維持秩序的呼喝:“官府辦案,退開!都退開!不要擠!”

    蕭平旌好奇地躍上墻頭,張望了一回,只見街巷中段的一座民宅門板緊閉,兩隊京兆府衙兵分守在外門,巡防營正幫著驅退圍觀路人,居然是由孫統領親自帶的隊。

    在金陵皇城之中,巡防營擔有城門守衛、夜間宵禁和鎮壓械斗之類維護京城安平的職責,孫統領已經履任多年,凡是重要府邸的重要人物,幾乎沒有他不認識的。此刻正忙著,突然間一抬頭,看見長林二公子立在墻頭上向他揮手,不由嚇了一跳,忙命部屬開了個口子放進來,抱拳行禮,“二公子。”

    蕭平旌瞥了一眼緊閉的民居院門,問道:“大過年的,這是干什么呢?”

    孫統領身體斜斜前傾,小聲道:“里頭出了命案,一對老夫婦死在夜里,家里灑掃的丫頭早上才發現,報了官……”

    蕭平旌稍感疑惑,“刑名案件歸京兆府衙門管啊,怎么把你們也叫來了?”

    孫統領臉色凝重,聲音壓得更低,“二公子有所不知,這不是第一起,南城和北城也有三家報官的,加上這個,六條人命了。”

    蕭平旌有些吃驚,“一夜之間嗎?”

    “嗯!我聽說其他四名死者都是一劍穿喉斃命,不知這里……”

    話音還未落,民居大門吱呀一聲開了半邊,幾名衙差用木板抬著白巾遮裹的尸體走了出來。蕭平旌快步上前,將白布掀開一角,只見死者皮肉松弛的喉間果然也有兩寸長的傷口,細得如同血線,邊緣極齊,與平常劍傷迥然不同。

    蕭平旌心頭一動,模模糊糊地想到了什么,卻又不能確認,只得重新蓋好布巾讓衙差離開。

    街巷內圍觀的路人遙見尸體抬出,頓時一陣騷動擁擠,孫統領趕緊指揮手下呵斥攔堵,忙活了半天再回頭,發現長林二公子不知何時已經沒了蹤影。

    蕭平旌倒也沒去其他地方,直接回到府中奔向東院書齋,一沖進去就叫道:“大哥!大哥!”

    蒙淺雪站在庭院中,正仰首看仆從們敲除檐下垂結的冰凌,聞聲回頭,道:“別叫了,陛下召見,父王和你大哥剛進宮議事去了。”

    “進宮議事?”蕭平旌怔了怔,“這才大年十四,還沒開朝呢!”

    “說是東海年前遞來的國書在衛嶺耽擱了,昨兒才呈送進京……哦,差點忘了,”蒙淺雪朝書房窗口指了指,“內閣轉來國書副本,你大哥讓你看一下。”

    蕭平旌十分奇怪,“東海的國書,為啥要讓我看?”

    蒙淺雪斜了他一眼,“你以為自己還小呢?照你大哥說的,早就該學著理事了!”

    蕭平旌朝她吐了吐舌頭,走進書房內,拿起擺在案頭文卷最上層的國書抄本,翻開看了起來。

    這時檐下冰凌已清除得差不多,蒙淺雪命仆從等退出,從敞開的窗口探入半身,問道:“怎么樣?看出什么眉目沒有?”

    蕭平旌撇了撇嘴,“東海提出邊貿交易、工匠互換和銀幣流通……這些事情都是政務,跟咱們長林府沒關系,倒是最后一條我不大明白,”他的手指在文書上滑動,念了出來,“聊備薄儀,請以東海之禮,祭奠淑妃……哪個淑妃啊?”

    蒙淺雪不由笑了起來,“你不常在京城,又是上一輩宮里的事,難怪會弄不清楚,這說的當然是虞淑妃娘娘了。”

    蕭平旌揉著額角想了片刻,這才隱隱約約想了起來。

    東海地鄰海隅,國土狹小,素來與大梁呈交好之勢,兩國常有聯姻之誼。二十多年前,兩位東海郡主遠嫁入梁,一位迎進東宮,蕭歆即位后封為淑妃,一位由武靖帝指配二皇子,便是現在的萊陽太夫人。

    “對對對,元啟的母親就是東海人,不提起來我都快忘了。”蕭平旌繼續翻看著手中的抄本,“可宮里祭不祭奠淑妃,也是一件由陛下圣心獨斷的事情,大哥為什么要讓我看……”

    他的聲音突然頓住,從折本中拿出了單獨的一頁,表情甚是凝重。

    “怎么了?”蒙淺雪性急,看看左右無人,也就沒有走門,一按窗臺直接跳了進來,“這是什么?”

    “東海使團的名單……”蕭平旌在其中一個名字的下方掐了甲印,遞到蒙淺雪面前。

    只見細細甲印的上方,寫著簡簡單單六個字:墨淄侯虞天來。

    瑯琊高手榜排名居首,東海,墨淄侯。

    異國使團來訪,國書之后皆會隨附使團成員之名錄,列明身份位次與相應職銜,本不該有什么值得特別驚詫的地方,只是其中有那么一個人,居然是當今天下第一高手。

    與長林府東院一樣,此刻在宮城朝陽殿中,所商議的也正是這位東海來客。

    “原來墨淄侯的名字叫作虞天來……”蕭庭生坐在梁帝左手邊的圈椅中,邊思忖邊道,“按老閣主的規矩,他既然能夠上榜,必定在東海國中未領朝職,那么兩國議事自然也就跟他沒有關系,為什么他會隨團前來,還如此正式地列入名錄之中呢?”

    殿中一時靜寂無聲,長林王所問的這個問題,到最后居然是由御座上的蕭歆回答的,“朕記得淑妃以前說過……她的嫡親兄長,就叫作這個名字……”

    蕭庭生甚是意外,怔了片刻方道:“墨淄侯在東海也是常年離塵隱逸之人,沒想到竟是淑妃娘娘的兄長。想要祭奠骨肉手足倒是人之常情,只不過……娘娘七年前便已仙逝,為何他現在才想起要來金陵?”

    一直站在階前的荀白水這時上前一步,躬身道:“陛下,不管其間有什么緣由,微臣擔心的是……東海使團也許還在路途之中,可這位墨淄侯,恐怕已經到了金陵。”

    此言一出,梁帝與長林王同時吃了一驚,蕭庭生忙問道:“荀大人這么說,可有什么依據?”

    “回老王爺,昨夜全城突發四起命案,京兆尹府核查六個死者的身份時,發現他們雖然散居各處,卻都跟宮中有關,兩人是太醫,一人是御醫坊的穩婆,另外三個,七年前皆曾在淑妃娘娘的金華宮中當差……”說著,他轉頭看了肩下的荀飛盞一眼。

    荀飛盞也踏前一步,抱拳道:“臣趕往京兆尹府殮房查看過,死者皆為喉間一道致命穿透傷,傷口細若一線,不僅說明劍勢之快非同尋常,而且鋒刃極薄,絕非一般的兵器,放眼天下,也只有……”

    “非金非玉,非鐵非銅,淬東海之水,結烏晶之劍……”蕭平章喃喃接了一句,瞇起眼眸,“墨淄侯來意不明卻又殺氣騰騰,恐怕無法以常理度之。以微臣所見,這不是京兆尹府能辦的案子,還得請大統領擔當,再讓平旌從旁匡助才是。臣相信他們兩個聯手,即便是墨淄侯,想來也不能輕舉妄動。”

    蕭歆猶豫了一下,看向蕭庭生。

    “平章說得是,就放手給飛盞和平旌,當作是樁江湖事,讓他們隨機應變好了。”蕭庭生將語調放緩,試圖紓解殿中有些凝重的氣氛,“眼看就要開朝,國政繁忙,這哪里是陛下親自操心的事呢?”

    梁帝掃視殿下,見荀白水和飛盞皆無異議,便點了點頭,“好,準長林世子所奏。你們幾個都退下吧,請王兄留一留,朕跟你說說話。”

    殿下眾人忙肅身領命,叩拜退出。

    蕭庭生一直等到三人身影消失,這才轉向蕭歆,嚴肅地問道:“東海請求祭奠淑妃,墨淄侯就提前來了金陵城,其間必有玄機。那一年臣征戰在外,連平章成親都沒能趕回來,京中之事不太清楚,請問陛下,莫非淑妃娘娘仙逝……真的有什么隱情不成?”

    蕭歆垂著眼簾怔怔坐了許久,方拍拍旁側的座椅,示意蕭庭生坐近一些,低聲道:“不瞞王兄說,當年淑妃難產而亡,朕確實曾經懷疑過,也指派了寧王叔和內廷司大力詳查……只不過……”

    他話音未完,但意思已經很清楚。蕭庭生皺眉想了想,道:“陛下親旨詳查必定十分周全,若是沒有查出什么異常,想必只是淑妃娘娘福分未到吧?”

    “話可以這么說,但這些年來,朕只要想起她,心里總還是留著一個疙瘩。”蕭歆的嘴唇顫抖了一下,面色蒼白,“這次她的親兄長入京,說不定竟能夠解得開一些陳年舊結呢?”

    蕭庭生的臉色頓時一沉,頰邊肌肉繃緊了些,突然拱手道:“請陛下恩準,允老臣攜平旌宿衛前殿,襄助禁軍安防。”

    蕭歆輕輕笑了笑,按下拱在眼前的手,道:“王兄總是這么不放心朕,宮里還有飛盞呢。即便再退一步說,讓平旌幫著值宿就行了。你可不許來,別以為你身子比朕好,總歸也是早過了花甲的人了,不能太過勞累。”

    老一輩的兩兄弟在殿中探討舊事,辭蹕而出的三個人顯然也都沒有閑著。荀白水剛出殿門,就被正陽宮的人給請了過去,荀飛盞陪同蕭平章,一路朝著南儀門方向走。

    剛剛轉入甬道,長林世子的腳步便慢了下來,轉頭瞧著身邊這位禁軍大統領,面上似笑非笑。

    荀飛盞被他這樣一看,不知怎么的臉就紅了。

    “你與平旌當街打了一架之后,應該還沒碰過面吧?”蕭平章抿著唇角,“這孩子是性急了些,多謝你代我長林府管教。”

    他笑意晏晏,辭氣溫和,可話音內外都透著一股護短的味道,荀飛盞又不笨,當然不會真當人家是在謝謝自己,低了頭道:“那日我說的話太重,也并不是真的那樣想……平旌衛護家人,出手固然激憤,卻也情有可原。”

    蕭平章唇邊笑紋漸漸收住,片刻后,嘆了口氣,“你阻攔他的好意,其實我心里明白。不說這個了,我給東青留了話,讓他叫平旌去禁衛府等著,咱們還是先一起商議商議墨淄侯的事情吧。”

    若說京城有什么人的意見荀飛盞一定會重視,長林世子肯定要排在前列,當下點了頭,陪他到宮外乘了車駕,同行至禁衛府,蕭平旌果然已經等在了那里。

    十來天前才打過架的兩個人,最初說話還是有些尷尬,好在他倆都算通情達理,素日的感情也好,被蕭平章有意取笑了幾句之后,也就順勢把那件事丟在了腦后,集中心神應對眼下的問題。

    墨淄侯一夜連奪六命,用的是自己名震天下的兵刃,殺的也是在淑妃臨終前照拂她的人,完全沒有要隱藏行跡的意思,擺明了就是說,他要追查胞妹之死。

    “當年陛下百般追查都沒有結果,他如今又能查出什么?”荀飛盞擰著眉,甚是困惑。

    “倒還真的有些不一樣。咱們陛下行事溫平明理,定案不會單憑疑慮,總得有些口供證物才會處置。可墨淄侯不同,他可以什么都不要,問幾句話就能做判斷,”蕭平章感慨地搖了搖頭,“而最后結論如何……自然也全在于他自己如何采信了。”

    蕭平旌哼了一聲,“他若有了結論,又想干什么呢?私刑復仇嗎?”

    蕭平章的眉尖一跳,似乎被這句話觸發了什么念頭,“你們覺不覺得,墨淄侯把自己的名號直接放在使團名單之中,追查得又這么大張旗鼓毫不隱藏,其實就是這個目的?”

    荀飛盞沒太明白,“什么目的?”

    “既然他懷疑有人要為淑妃之死負責,那么眼下發生的所有事情,無疑是在向兇手宣揚傳遞一條信息。”蕭平章瞇起眼睛,慢慢道,“他是無人可敵的天下第一高手,他為淑妃而來,他殺人不眨眼,不在乎是否錯殺無辜……”

    蕭平旌這時已經反應了過來,一拍大腿,“沒錯!當年面對內廷司的追查,只要做得干凈咬住不松口就行了,但如今面對這樣不管不顧不講理的尋仇……”他挑起清羽般的雙眉,眸色閃亮,“若是淑妃娘娘之死真的另有內情,此刻一定會有人正在為此驚慌。”

    金陵城中有沒有其他人因為東海來客而驚慌尚未可知,至少宮墻深處的荀皇后,此時已經完全亂了方寸,情緒有些失控。

    “東海昨天就遞來國書,想要祭奠淑妃這么大的事,兄長為何不立即告訴本宮!”

    “娘娘,虞淑妃去世已久,母國來人祭奠根本算不上什么大事,何須如此緊張?”荀白水心中疑惑,見左右只有素瑩隨侍,言語間也就不那么小心,“墨淄侯在京城行兇作惡,陛下自然不會容他。他妹子當年是難產而亡,無論他到金陵來殺多少人,這個事實也改變不了,不是嗎?”

    荀皇后面色蒼白,呆呆地坐在鳳位之上,半晌不答。

    荀白水皺起眉頭,踏前一步,定定地看著她,“娘娘與臣是同胞骨肉,什么樣的話都可以告訴微臣……已經過去整整七年的舊事,它還能掀起什么風波不成?”

    荀皇后定定地看著他,眸中浮起淚意,“連你……你也是這樣想我的嗎?”

    “微臣怎么想并不重要,關鍵是事實……”

    “你以為事實如何真的重要嗎?”荀皇后突然激動起來,提高了音量,“陛下更喜愛淑妃,我雖然覺得無奈,也還算可以忍受。我所害怕的只是將來……怕他喜歡淑妃的孩兒,勝過了我的元時。若說當年沒有什么想法,說自己未曾為難過那個女人,這肯定不是真話,但最終她的死……本宮絕沒有下手,沒有……”

    荀白水心頭稍定,安慰道:“單單只是起了念頭,到下定決心,到布置安排,再到最后動手,其間的區別可大著呢。既然娘娘沒有做什么,又為何要如此憂懼?”

    荀皇后尖厲地冷笑了數聲,眸色悲涼,“為何憂懼?兄長難道不知道,被人懷疑卻無從辯解……這到底有多可怕嗎?!”

    隨著這句哀傷無奈的話語,荀皇后的淚水連珠般涌出眼眶。淑妃和孩子一尸兩命,天子之怒有多重沒有人比她更清楚。當時寧王和內廷司奉旨詳查,表面上盤問了六宮上下每一個宮妃,似乎無意特別針對誰,但是荀皇后心里明白,在所有人的眼里,正陽宮的嫌疑最大。

    人的心理有時就是這么奇怪,如果真的下了手,荀皇后有自信可以面對盤查絲毫不亂,但明明什么都沒有做,她反而在皇帝幽沉的目光下顯得有些畏縮。

    蕭歆不是刻薄寡恩之人,既然寧王沒有查出任何實據,他也不愿因疑定罪,最終接受了淑妃難產而亡的結論。整件事他自始至終都沒有跟皇后說過什么,沒有責備,沒有為難,甚至沒有半句敲打暗示,可女人的心就是能夠清晰地感覺到,蕭歆有時看著她,疏遠的目光背后其實正在想些什么……

    “陛下是本宮的枕邊人,這些年尚且疑心未消,更何況墨淄侯一心為尋仇而來,只怕在他的心里,早就已經給我定了罪吧。”荀皇后抓住案上的金杯,用力砸向階前,“淑妃,淑妃!你已經死了這么多年,為什么還是這么陰魂不散!”

    荀白水急忙靠前,有些焦急地安撫道:“娘娘不要這樣,想一想太子您也不能自亂陣腳。臣就不信了,就算墨淄侯有天大的本事,他還能沖破重重宮防進入內苑不成?”

    荀皇后怔怔地看著他,心頭驚懼,面上血色霎時褪盡。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

 分類專題小說
  •   ● 影視文學作品
  •   ● 盜墓小說大全
  •   ● 鬼故事大全
  •   ● 經典官場小說
  •   ● 職場專題小說
  •   ● 歷屆諾貝爾文學獎作者作品
  •   ● 經典游戲小說合集
  •   ● 商戰小說合集
  •   ● 吸血鬼經典小說
  •   ● 傳記紀實作品
  •   ● 偵探推理小說
  •   ● 仙俠修真小說
  •   ● 歷史·軍事小說
  •   ● 韓流文學-韓國青春文學
  •  系列作品小說
  •   ● 龍族系列小說在線閱讀(合集)
  •   ● 十宗罪全集在線閱讀
  •   ● 泡沫之夏小說在線閱讀合集
  •   ● 后宮如懿傳小說在線閱讀
  •   ● 后宮甄嬛傳小說在線閱讀(合集)
  •   ● 陸小鳳與花滿樓(陸小鳳傳奇系列)
  •   ● 小時代全集在線閱讀
  •   ● 007詹姆斯·邦德系列
  •   ● 暮光之城吸血鬼系列小說
  •   ● 魔獸世界官方小說
  •  熱門作家作品集
  •   ● 匪我思存作品集
  •   ● 桐華作品集
  •   ● 天下霸唱(張牧野)作品集
  •   ● 莫言作品集
  •   ● 辛夷塢作品集
  •   ● 嚴歌苓作品集
  •   ● 郭敬明作品集
  •   ● 九夜茴作品集
  •   ● 明曉溪作品集
  •   ● 唐七公子作品集
  • 福彩江苏快三开奖